高清影馆
成人美图
成人小说

[港佬狂想曲](全)(粤语版)作者:Sunray

时间:2020-11-05 15:49:39

作者:Sunra
字数:78273


--------第一章:淫贱援交妹篇-----------------------------

             一、巧遇淫贱学生妹

  呢个古仔既主角系一个三十几勾,冇车冇楼冇女既「港佬」,即系望出去成
街都系果D呢!

  佢个名叫阿雄,花名叫「鸡雄」。佢同香港大部份人一样,条命都生得唔系
几好,(因为唔识得投胎,搵李超人做老豆。)严格黎讲,佢条命应该算几差先
岩……因为佢老母晌佢六、七岁果阵就跟人走左佬;而佢老豆晌佢十几岁果阵亦
都去埋卖咸鸭蛋,剩低佢一个人孤苦伶仃。

  ……当然,唔会剩低几百万遗产畀佢啦。

  果几年,变左孤儿仔既鸡雄就只有投靠佢唯一既亲人……佢个大姨妈。虽然
佢个大姨妈都好照顾佢;但系晌香港地,「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人地一家人自
己都搵朝唔得晚,鸡雄亦都唔好意思长时间打搞人;于是乎佢「是是但但」咁读
到中三,之后就冇再读书,出黎搵左份牛工,又一个人搬左出黎住。

  佢一个人冇人冇物,又冇人管教,最终都冇畀人踢左入黑社会做古惑仔,其
实都已经算好长进架喇。不过始终出身唔好,又读得书少,所以咁多年黎都系餐
搵餐食,一事无成……(又冇咁好彩中六合彩喎!)

  好彩,佢都仲算有少少骨气,冇学人去申请综援,摊大手板靠政府养。

  之前佢就打下散工,呢几年就晌一间茶餐厅仔度做侍仔,算系安安定定,虽
然份人工就……岩岩饿唔死咁啦。

  自己都未养得掂,鸡雄当然唔驶旨意成家立室啦!讲真果句,其实佢个样都
唔算太差架,虽然唔算得上靓仔,但都算五官端正,大大只只咁,执下既话都可
以见得下人架。只不过香港地咁现实,依家又「港女」当道,鸡雄呢D「百冇」

  既麻甩佬边有可能沟到女丫?咪只有做「宅男」啰!

  鸡雄一直都系单身寡佬,有起生理需要上黎,最正常既出路当然就系去「叫
鸡」啦。佢甚至连个处男身都系叫鸡果阵破既!事后果个阿婶仲真系封返封「利
是」畀佢添。

  鸡雄虽然又穷又冇出息,但亦都唔系完全冇优点架!例如佢细佬既本钱就非
常之唔差,足足有成八吋几九吋长,仲非常粗壮喎,真系一D都唔失礼,名副其
实既「身有长物」!连D鸡都话佢劲得滞,有D仲怕左佢,唔敢做佢生意添。

  鸡雄年青力壮,加上本身既性欲又比较强,个个月份粮都有成半用左黎叫鸡。
(所以咪畀人叫佢做「鸡雄」啰!)佢因为搵钱唔多,所以多数都只系去帮趁D
「一楼一」,除非岩岩出完粮,又或者好彩中左场马仔,先至有钱过大海去澳门
玩一两、次高级D既。当然最多既就系对住D四仔DVD,一路幻想住同D日本
女优扑野,一路搵五姑娘帮手发泄啦!

  所以鸡雄既心愿,就系想沟返件索女黎做老婆,到时就可以免费日扑夜扑,
悭返哂D叫鸡钱丫嘛!

  可惜佢份人虽然冇本事,但系讲到拣老婆就十分奄尖……唔靓唔索佢都绝对
唔吼!佢个大姨妈都唔知介绍过几多女仔畀佢,佢个个都话唔岩。唔系嫌人地丑
就系嫌人地老。佢成日都话自己生得咁英明神武,所以点都要沟返个又后生又索
既先衬得起自己喎……D十零岁既学生妹就最正喇……当然,如果对手系「处」

  就仲好D添啦!

  以佢咁既人材同家底,咁既要求同发下梦有乜分别喎?所以咁多年以黎,唔
好话靓女,连猪排佢都沟唔到半件。

  鸡雄单身寡仔,一个人晌土瓜湾D唐楼租左间板间房住,而佢返工间茶餐厅
亦都晌附近。

  果头附近都有好几间中学架,不过都系DBand- 3学校,间间都系D飞
仔窦,複杂到晕。D学生个个都黑底……又纹身又金毛,差唔多隔日就开片打交,
仲成日见到D又龙又虎既晌间学校度出出入入,差佬上门拉人多过食饭……

  不过果度D女生都几索架!虽然都系D「MK」质素,但系个个都波大箩大,
一睇就知道系读书唔成,就快出黎做鸡果D款。

  鸡雄做野间餐厅就晌果几间中学附近,所以成日有好多学生妹会黎食野。鸡
雄每日最精神既时间就系Lunch- Time。因为佢最锺意打雀咁眼昅实D
黎食晏既学生妹……好似果D着旗抱既XX妹啦、格仔裙既XX妹啦、仲有好多
着白色连身裙校服既,全部都系佢最爱既类型。

  佢成日都口花花想沟人地架,不过佢咁样衰,好多时连口都未开人地已经走
头!

-------------------------------------

  有一日鸡雄放假,因为未出粮冇钱去玩,唯有匿晌屋企上鹹网,见到好多学
生妹畀人偷拍或者自拍既相;睇到佢地着住校服凸出黎既波波,同埋D白雪雪既
靓脚,仲有D打底PE裤,碌野就硬过碌蔗,忍唔住除左条裤,对住D相晌度打
飞机,仲一时失控射到成个MON都系添。

  打完飞机都未够喉,鸡雄见差唔多系放学时间,就落街睇下见唔见到D靓靓
学生妹。

  ……冇得扑姐,望下都好丫……

  呢排D天气热到呕,D学生妹都着得好鬼薄,露哂D手臂大髀、又透哂DB
raBra同底底出黎,岩哂佢口味。

  鸡雄一路行一路睇,不知不觉就走到去黄埔既1X8商场。见个肚有D饿饿
地,就入左间小食店度食野。

  佢岩岩坐低左,拎起份八卦杂志边食边睇;忽然间见到有件XX学生妹走过
黎,叫左碗麵就坐左晌佢对面度食。

  条女头发长长,染左少少金色,个样几Cutie、几可爱,有D杨承琳F
eel,望落似系中三、四左右。最正既就系佢虽然生得细细粒,但系对波就鬼
死咁大,D汗仲染到件浅蓝色连身校服透透地添,对涨卜卜既大波当堂凸哂出黎。
条裙又改到好鬼死短喎,仅仅遮到半截大髀,两条修长圆润既大髀完全露哂出黎,
一睇就知摸落去会好嫩好滑,睇到鸡雄个细佬即时升旗敬礼。

  鸡雄一边扮睇杂志,一边系咁劲偷望佢。条女坐低之后,条裙好自然再拉高
左D,对白雪雪既大髀越露越多,差D连条底底都见埋,睇到鸡雄D口水系咁流,
杯柠茶越饮越大杯……

  最衰就系条女对髀夹到实一实,净系睇到中间黑麻麻,睇唔清楚条底底系乜
野颜色?

  虽然系咁,但都已经够哂吸引啦!睇到鸡雄碌淫棒硬哂,企都企唔到起身。

  佢一直望左几分钟,条女个电话突然间响左。

  唔好见佢个样咁纯情喎,条靓妹一开口即刻露哂底,系咁妈妈声,几乎仲粗
过鸡雄:「超你老母啦……阿姐依家食紧野呀……下?又系果条茂利?系呀……

  哈哈哈……佢笑Q死我喇!」

  鸡雄见条女读得呢间野,都知道把口实烂架喇;不过估唔到佢真系咁粗,而
且爆粗得黎又爆得几好听咁喎。

  唔知个靓妹系咪讲得投入得滞,讲讲下对脚竟然无啦啦咁擘大哂叉开黎坐。

  鸡雄对眼即刻碌到大哂啦,虽然睇得唔系好清楚,但系都隐约睇到系条粉蓝
色既厘士底裤,感觉上好似乜都睇哂咁!

  依家D靓妹仔真系唔识避忌,驶唔驶咁豪挂?四围晌度益街坊?搞到鸡雄下
面碌野涨到想爆咁滞。

  鸡雄见个靓妹越倾越投入,就偷偷地拎左部新手机出黎,五百万像素架!实
行自己实况偷拍。

  佢静鸡鸡伸左只手落台底,对住个学生妹对脚系咁映,跟住又试下换下角度
低炒,仲偷映埋佢个大头同埋对大波,差唔多映匀哂佢全身咁滞。鸡雄一面映一
面淫笑,谂住拎番屋企慢慢欣赏。

  「呢次真系大收穫,一定要放上『四合院』公诸同好,同班淫民与众同乐先
得……」

  点知睇睇下,条女好快就食完麵走人……难得见到条咁正既妹妹,鸡雄冇理
由就咁由佢走架,即刻埋单吊住佢尾,睇下仲有冇机会再映多几张「沙龙」先?

  行下行下,行到一条好长既楼梯,个妹妹仔条短裙仔晌前面扬下扬下,真系
「劲」养眼。而且由下面望上去,个角度岩岩好睇哂对玉髀同个PatPat,
哗!原来条靓妹果条系T- Back黎架,仲隐隐约约昅到个Gap位同少少毛
毛添,真系好Q诱惑呀!

  鸡雄当然唔同佢客气,猛咁禁「失打」映左好多张相;佢岩岩先发觉原来自
己偷拍都几在行咁喎。

  佢一路跟住个妹妹仔,唔觉唔觉竟然慢慢行返落土瓜湾……条女都唔知想去
边?专行埋哂旧唐楼附近果D九曲十三弯既横街窄巷。鸡雄一路跟一路晌度谂:
「呢度鬼影都冇只,老强佢都仲得……」佢愈谂愈投入,望一望前面,先发现
……

  条女突然间唔见左!

  ……前面得三条路,转左转右同埋直去,一定系其中一条!(车!……废话!)

  鸡雄唔见左个目标,梗系发哂茅即刻冲上前去追啦……点知一转弯,竟然见
到条女晌墙边弹左出黎。

  「哗!」鸡雄吓左镬金既,即刻嗌左出黎。

  条女「恶死能登」咁叉住腰问佢:「喂!你做咩春跟住我呀?」

  鸡雄都未惊完,个心仲卜卜咁跳,唯有扮哂死狗咁:「边有喎?靓女,我路
过架咋。」

  「仲扮野?」条女好快手,见到鸡雄渣住部手机,一手就抢左过黎,仲即刻
禁返哂佢岩岩映果D走光相出黎。

  「你条死鹹湿佬丫……偷映左阿姐咁多张相?……咦,又映得几好喎……」

  下!……条女居然话鸡雄映得好?

  鸡雄原本都仲有少少惊,一听到佢咁讲当堂笑淫淫咁话:「系呀……系呀
……

  我都觉得自己映得唔错架……」

  「系咩呀系?我依家即刻报警!」呢头讚一讚鸡雄,果头就话报警?条女睇
黎有D忽忽地。

  鸡雄见势色唔对,即刻谂住抢番部机走头。

  「喂!咪走住先,讲下笑咋,玩下都唔得?」条女突然又叫停左鸡雄,仲笑
淫淫咁问:「拿,见你咁LUM我,益下你,想唔想睇下我条底裤呀……」

  鸡雄即刻停低,拧返转头碌大对眼,吞左一大啖口水:「下……梗系想啦
……」

  条女就将自己条裙好慢好慢咁拉高,仲挨埋黎,将果对引人犯罪既玉髀晌鸡
雄条牛仔裤度系咁起势磨。鸡雄即时血脉沸腾,碌淫棒真系连条牛仔裤都想队穿
埋。

  正当鸡雄两只淫眼都集中哂晌妹妹既玉腿度果阵,条女已经偷偷地晌佢条裤
度拎左个银包出黎:「有冇搞错!咁大个人得两旧水都学人出街?」

  「下?我系得咁多咋……」鸡雄当堂苦埋块面。

  「唉……算啦算啦,见你咁想要,今日就当阿姐我大赠送,蚀底D,两旧水
畀你摸五分钟啦……」条女讲完就将两旧水袋袋平安。

  鸡雄见条后巷咁隐蔽,周围又冇人,而且横掂都畀左钱咯,梗系唔客气啦。

  揽实条靓妹即刻上下其手,一于摸番够本。

  条靓妹真系有料架,对波又大又圆,果件窄窄既校服畀对波迫到又紧又涨,
成个Bra型都现埋出黎。鸡雄有几何渣到D咁大咁正既真波喎?即刻隔住件校
服猛咁搓,High到连嘴都擘大埋。

  学生妹D波波真系又软又弹手,就算隔住衫黎渣都Feel到D肉有几嫩,
而且呢对波仲要够哂大喎!鸡雄越渣越兴奋,件浅蓝色既校服都畀佢对淫手渣到
巢哂。

  条女畀佢渣到有DHighHigh地,两条玉髀开始不受控咁晌度屈屈下,
磨黎磨去,个样姣到出汁。

  鸡雄见佢两条腿咁挑逗,索性成个人蹲低,拉高佢条裙,质左个头埋去佢对
大髀中间,晌果两条又白又滑既大髀上面系咁舔、系咁啜。两只手又晌后面系咁
渣佢果个肥美丰满既大PatPat。

  条淫妹比佢舔得好High,两只手禁住鸡雄个头,乌低身挺高个屁股晌度
扭黎扭去,个淫贱样好Enjoy咁叫:「啊……唔……唔好啦……你条利好咸
湿呀……

  人地都冇话畀你舔……啊……啊……」

  淫虫鸡听到条女猛咁呻吟,更加欲火焚身,不能自拔,条利愈舔愈高……索
性成个头队队入裙底,笠住埋个头系咁舔,猛咁索个靓妹条PE裤果阵西味。

  第一次当街当巷咁搞法,鸡雄好快就忍唔住,拉开条裤链拎左碌野出黎。条
XX妹见佢成碌流哂精既大老二,都吓左一跳:「睇唔出又几大碌喎……」眼金
金都望到实鸡雄碌巨棍,个样仲好似想食左佢落肚咁,跟住仲跪低埋问淫鸡:
「真系估唔到你个猥琐佬原来咁劲架喎!喂!你想唔想我帮你打飞机呀?」

  条淫虫梗系劲话好啦,跟住条女就用手渣住佢碌野,开始帮佢打飞机。

  个靓妹对手仔细细,要两只手先可以渣得哂鸡雄碌野。佢对手软绵绵,手腕
上面仲带住D链仔晌度「叮叮蹬蹬」,睇落就更加Quite可爱。鸡雄碌野比
佢渣得越黎越大碌,仲硬过枝铁棍,唔知几咁舒服。

  望住条咁索咁大波既学生妹跪晌度,好似女奴咁帮自己打飞机,鸡雄真系谂
都冇谂过,当堂High到想爆炸;但系又唔想咁快玩完喎,唯有合埋双眼晌度
死顶。

  点知条XX妹打打下飞机,竟然好嗲咁话:「好正呀!我顶唔顺啦……」跟
住就一啖咬住个大龟头系咁吸、系咁啜,好似好性饥渴咁款。

  鸡雄爽到大嗌左两声,「那」埋块面博命想忍住唔射,但系条靓妹连含紧都
仲要晌度讲埋D淫野:「你碌野好大阵味呀……不过我锺意……你射D精畀我得
唔得呀?我想要呀……」

  条女既口技已经够纯熟架啦,仲要系咁讲淫野,鸡雄边忍得住喎?大叫一声
就爆左浆!佢原本谂住射入佢个口里面架,不过条女都唔知几醒,一个侧身即刻
缩开,D精就系射哂落对大髀度。

  鸡雄射左劲耐,D精先至射哂。搞到条女两条大髀都满哂,连条裙都有几笃。

  条女见到就晌度埋怨:「你个死鹹湿佬丫……癡线架……射咁多既……」

  鸡雄仲笑淫淫咁话:「边个叫你咁正呀。」

  条女听到鸡雄咁讲,就好甜咁笑左笑,然后拎纸巾抹乾净哂自己大髀上面D
精,仲好体贴咁帮鸡雄抹乾净碌野添。

  「你点称呼呀?」条女企起身,扫返平条裙。

  「哦……」鸡雄应左声:「阿雄啰!人人都叫我鸡雄既……」

  「咁你周身冇蚊,又真系几鸡喎!」个妹妹仔笑住拎左鸡雄部手机晌度禁下
禁下:「拿!我叫Yuki呀。呢个系我电话,几时想要就Call我啦,见你
咁Q咸湿,碌野又咁劲,最多计你平D益下你点话喇……」讲完就好似好赶时间
咁走左。

  鸡雄望住条学生妹个背影,仲依然呆左咁拎住部电话晌度自言自语:「原来
条女叫Yuki……咦?佢冇Delete到D相喎……正……」跟住就笑淫淫
咁,一面发梦一面行返屋企。

  (后话:鸡雄个死Cheap佬都唔知行左乜野运,行行下街都会撞到件咁
正斗既淫贱学生妹既!下一集:「劲扑外卖援交妹」,鸡雄出左粮,终于有钱去
搵果件援交妹开炮喇……)

-------------------------------------

             二、劲扑外卖援交妹

-------------------------------------

  过左几日,鸡雄出左粮兼放假,又晌屋企度上鹹网。

  其实呢几日以黎佢晚晚发梦都挂住Yuki,搞到半夜都要爬起身对住条靓
妹D相打飞机,打到手都软埋先至训得着。难得放假,手头又有钱,所以就拎起
部手机,想Call佢出黎搞野。

  「喂,系咪Yuki呀?」

  「系,边位呀?」

  「我呀,阿鸡雄呀。果日晌后巷你同我打飞机果个呢……」

  「哦……你呀,乜你咁耐先搵我架?」

  「系呀……我好挂住你呀,谂起你对大波就扯哂旗喇。」

  「……你个死鹹湿仔丫。」

  「我依家下面扯得好辛苦呀,好想搵你帮手去火呀。」

  「好呀……晌边度等呀?」

  「不如你黎我屋企搞。」

  「妖……唔制……我点知你会唔会困住我,唔畀我走架,你咁鹹湿……」

  鸡雄畀条女D姣功搞到又试扯爆咁滞,一边讲一边用手渣自己碌硬野:「我
会架,仲会绑实你,唔畀你落床,学都唔畀你返,插到你死为止。」

  「哈哈……好呀!我锺意!不过今次就唔止两旧水架喇。扑野五旧,外卖加
多五草……」

  「得啦,快D黎啦,我下面就爆喇。」

  「OK啦,你住晌边度架?」

  「土瓜湾……XX街XX楼XX室。」

  「唔……我半粒钟后到。」

  Cut左线,淫鸡好Q兴奋,即刻开番只经典学生妹4仔晌度煲。半过钟头
后,有人黎禁门钟。鸡雄即刻一枝箭咁冲去开门。

  「Hi……系咪好准时呢,嘻嘻。」

  鸡雄扯行哂旗咁望哂Yuki全身:「乜今日都要番学咩?同埋点解件校服
唔同左既?」

  「人地知道你地D麻甩佬锺意学生妹丫嘛……所以咪着返校服黎啰……点呀?
靓唔靓先?人地送畀我架。」

  望住Yuki呢件短白恤衫,格仔短裙装,咁有少女诱惑味道,鸡雄既猥琐
贱格样即刻现哂出黎:「好靓……好正呀……我锺意……」

  鸡雄住晌D旧式板间房旧楼最入面果间房,其余既房客就仲有两个阿叔、两
个阿伯。Yuki行过果阵,佢地个个都碌大对淫眼望到佢实一实。

  鸡雄一个人住,间房入面乜都冇,得张床、一部电脑、电视机同张摺台仔,
四围都堆满D鹹书,墙上面贴满哂D日本女优海报。Yuki坐低之后,求其拎
起本鹹书望下,见到入面D日本女优又SM、又玩屎又玩尿咁,就话:「咦…
…乜你咁变态架!睇埋哂呢D核突野……」

  「系呀,我好变态架!依家我仲要变态畀你睇添喎。」鸡雄非常猴擒,一入
房已经除哂自己D衫裤,揽住Yuki系咁咀佢块面,对手就系咁摸佢两条露哂
出黎既大髀,慢慢咁伸入裙底里面探索。

  Yuki本身就天性淫荡,畀人摸两摸即刻就黎料,自动咁同条淫虫嘴对嘴
打茄轮,又交换D口水黎食。只手仔仲已经隔住鸡雄条孖烟囱猛咁搓佢碌铁棍。

  鸡雄亦都不甘示强弱,左右手一齐向住Yuki一双巨峰还击。

  「超……渣爆你。」两对淫爪一D都唔怜香惜玉,搓圆禁扁,渣到Yuki
对大波波都变哂型。上次晌街要隔住件校服渣,鸡雄今次点都要食硬佢对波,擒
擒青就剥哂Yuki件校服D钮,除左佢件衫,成个半球体即刻弹左出黎。

  「哗……超!」鸡雄望住佢对劲野,忍唔住即刻吞左啖口水。

  Yuki对波又白又嫩不在话下,佢今日仲戴左个红色草莓Bra,衬起上
黎又Cutie又可爱,系男人都心动啦,何况系呢条淫虫鸡雄。

  鸡雄即刻质左个头埋去,感受一下D十五、六岁既妹妹既巨乳有几嫩滑,心
谂:「一阵一定要玩下双蛋夹香肠先得!」跟手除埋Yuki个Bra。

  Yuki对波完全真材实料,就算唔驶个Bra托住都一样咁挺,仲大到连
一只手都唔知渣唔渣得哂,两粒Lin头成粒车厘子咁大,又粉又红润,真系正
过升仙。

  「大LinLin我锺意呀!」鸡雄睇到兽性大发,一野擒住Yuki,成
个禁左佢落床,系咁咬住佢果两粒Lin头唔放。睇佢个淫样,就知口感几一流。

  「嗯……衰人……啊……又搞到人地咁舒服……」Yuki飘飘欲仙,捉住
张床边淫叫得鬼咁销魂。淫雄就啜到口都软埋先至肯放口。

  搞完上搞下,淫鸡擘大左Yuki对大髀,除左条底裤黎猛咁索:「好Q香
呀……」仲将Yuki条底塞落自己碌野度磨。

  「人地好挂住你果碌大炮呀……」Yuki眼甘甘咁望住鸡雄碌又流紧精既
巨野,下面个妹妹都已经流哂口水……湿哂!

  「今次一定喂到你饱!」淫鸡用力禁住Yuki个头,成碌大野塞左右入去
佢个小咀里面。

  只见Yuki想吞又吞唔哂既样,真系好Q过瘾。碌野晌Yuki个口入面
已经开始流哂精,到顶到入喉咙果下,碌野仲热过畀火烧;加上Yuki含野个
样又鬼咁淫贱,鸡雄插左一阵已经顶唔住,系咁大声嗌住:「出野……出野…
…喇……」

  跟住即刻抽返碌铁炮出黎,对住Yuki块面颜射。

  Yuki好淫咁合埋对眼,擘大个口,任由鸡雄果D又白又腥既既淫精一注
注咁喷哂晌佢块面度,连D头发都中埋招。

  鸡雄见住Yuki又淫又乖咁畀佢爆到一面都系,当堂感到好Q爽,同埋好
有征服感。

  「好多精呀……我锺意食……」Yuki个淫妹竟然用手指将面上D精抹哂
落黎,仲要啜到乾乾净净。鸡雄见到Yuki个可爱得黎又淫贱既样,碌岩岩先
射完既大炮又开始涨爆。

  「我要插Q死你条淫妇!」讲完鸡雄即刻叉开左Yuki对脚,用条利系咁
奶佢个西。

  Yuki块西一早出哂水,粒阴核仲已经涨卜卜咁,佢D阴毛好浓密,仲一
路生到落屎眼,一睇就知系天生淫到出汁既姣婆。

  鸡雄舔西舔得津津有味,Yuki粒阴核涨到手指尾头咁大,畀鸡雄含晌口
入面不停咁啜,High到对两条玉髀系咁晌度震,个西不断咁出水。

  「好High啊……唔好……你好劲呀……我唔得啦……嗯嗯啊啊……」鸡
雄食左条女唔少西水,碌野话咁快已经重拾雄风,成碌铁棒咁,系时候要插爆条
女个嫩西。

  佢捉实Yuki对小腿,较岩个炮位,一野就想队哂入去。

  Yuki即刻一手截住佢:「喂!戴套先!我点知你有冇生爱滋架?」

  鸡雄即刻话:「我系处男喎!不如担心下你自己好过啦!」

  「你当阿姐白痴架?处男?」Yuki信佢先奇:「想同阿姐打真军,你估
你真系我条仔咩?」

  「临急临忙边度有套呀?」鸡雄依家先谂起!

  好在Yuki即刻晌书包度拎左几盒套套出黎:「放心,阿姐早有准备!你
锺意横纹定超薄丫?」

  「是但啦!」鸡雄拿拿声着返套雨衣,禁低Yuki即刻就想插佢……

  佢见Yuki咁嫩口,个西睇落仲又粉又窄,睇落好似冇乜可能容纳得哂鸡
雄果碌巨形既「青筋红火金刚棒」咁。但点知鸡雄一队左个龟头埋去,Yuki
块西就好似有吸力咁,一下就吸住左右佢碌野;个西窿入面D肉仲好似自己识啜
住哂个龟头咁一张一合,加上D淫水泛滥成灾,话咁易就将鸡雄果个乒乓波咁大
既龟头吞左入去。

  「好……粗……好胀呀!」Yuki又爽又有D痛咁大嗌!佢虽然年几前已
经畀条仔破左处,但都系岩岩开始学人玩援交,所以都唔系同过好多个人扑过野;

  加上佢以前D对手多数都系D十零岁既靓仔,边有鸡雄咁大兜喎?所以真系
有少少顶唔顺架。

  不过鸡雄就爽咯!佢终于都扑到个又后生又索既靓妹喇……

  佢岩岩先入左个头,见到Yuki痛到皱哂眉咁,果种满足感真系同处女开
苞冇乜分别!而且Yuki虽然唔系处,但系个西都仲仍然几窄,而且又热又湿,
真系弱鸡少少都会畀佢夹到即刻爆浆。

  鸡雄大大啖咁抖左啖气,等冷静返少少先至再入过。而Yuki亦都开始习
惯,对脚主动咁挢左上鸡雄条腰度。鸡雄爽到阿妈都唔认得,一时忍唔住大力左,
一野竟然插到落底全条入哂,Yuki畀佢撑到爆咁滞,仲痛个当初畀条仔破处
果下,当堂痛到眼泪都标埋!

  鸡雄见Yuki痛到震哂,即刻唔敢再郁,揽实佢慢慢叹……

  佢依家平时扑开果D多数都系平价既一楼一,个西松到大海捞针咁,有几何
可以扑到D咁正既后生女喎?而且揽实条靓女晌自己张床度肉博呢种Feel,
同以前叫鸡畀人催收工既感觉更加系冇得比!

  Yuki虽然冇郁,但系个妹妹就好似有牙咁,慢慢咬实鸡雄碌野,尤其是
个子宫口,更加好似个鲤鱼咀咁,含实鸡雄个龟头一下一下咁啜。鸡雄爽到用尽
九牛之力忍住唔畀自己爆,最后都忍唔住,开始博哂命系咁插,系咁插。

  Yuki其实仲好细个,个小妹妹仲好嫩,而且又第一次见识到好似鸡雄呢
D咁粗既怪物,畀佢插左一百几十下已经黎左好几次,爽都升左上西天,都唔记
得左自己晌边度,一味系咁嗌,系咁叫春。

  「嗯啊啊……好大碌……好大碌啊……唔好停呀……啊啊嗯嗯嗯……我就死
喇……插死我……插死我……嗯啊啊……」

  「我要扑死你!扑死你条姣妹!」鸡雄做野就乌眉恰睡,做爱就龙精虎猛,
而且越插就越有,直头好似发左癫咁愈扑愈起劲,下下都抽剩小半个龟头,再重
重咁直轰到底,下下都轰到Yuki成个人震哂!碌野仲好似越插越大兜咁,而
Yuki个西就好似愈扑愈窄,完全夹到实哂!鸡雄下下都要出尽力先可以抽返
出黎,好在岩岩出左一次,所以耐力持久D,先可以Keep住唔射咋。

  佢地一插就插左大半个锺,Yuki已经High到成块面都红埋,成身庆
合合,对手渣住个床头系咁晌度乱咁呻吟,都唔理得外面有冇人听到。

  呢度D房全部都系板间房,YukiD淫声浪叫当然畀全屋既人听哂啦,果
几个阿叔阿伯听见头先件索爆学生妹系咁晌度淫叫,个个都淫瘾四起,围住鸡雄
间房晌门口度偷睇;有D仲索性除埋裤晌度打飞机,直头想撞门入房轮埋一份咁。

  Yuki成面精,仲晌度淫叫既样真系叫人「吊哂老母」!鸡雄搏哂命抽插
左半粒钟,终于都忍唔住要爆第二炮喇!佢将Yuki对脚抽到上心口,下盘用
尽力系咁向前顶,野野都插到尽哂,想晌Yuki个子宫入面爆浆。

  「呼……呼……好爽……好正呀……」鸡雄大叫一声,打左个冷震……终于
晌Yuki个子宫里面射哂出黎……当然,隔住个袋!

  佢今次射左成分钟先完,射左超多呀。到佢抽左碌野出黎,个套套都畀佢谷
到满哂。但鸡雄个老二就好似仲未够喉咁,射完之后仍然唔肯搭低个头。

  (后话:话哂学生妹,果然嫩口夹好扑,鸡雄呢五旧水都算值回票价啦!不
过咁难得先搵到件咁后生咁索既妹妹仔,斋扑一镬似乎寡左少少喎?下一集:
「爆完后栏再分甘同味」,鸡雄再接再厉,插埋Yuki后栏……仲有,益埋理
同屋主添呀!)

-------------------------------------

            三、爆完后栏再分甘同味

-------------------------------------

  Yuki高潮左几镬,已经成身软哂,但系只手仲系咁撩自己块西,好似仲
未够喉咁。

  鸡雄意犹未尽:「仲未够饱?不如等我一次过插爆埋你个后栏啦!」

  点知Yuki听到之后,竟然自动翻转个身,挺高个屁股对住鸡雄,仲自己
将头先D精塞入个屁眼度润一润添。

  「好呀……佢话入面好痕,好想畀野插……好想搵支粗棒塞满哂佢呀……」

  Yuki个屎眼成朵菊花咁,D色啡得黎仲粉粉地,睇一眼就知道入面D肉
有几嫩。

  鸡雄碌野震下震下,好似见到Yuki个屎眼就好兴奋咁,今次连套都唔戴,
急不及待就用力将个大龟头塞左入去。Yuki个屎眼仲窄个块西好多,连一只
手指都好插得难入!不过鸡雄一于少理,就算队爆个屎眼都要夹硬插入去。

  「啊……啊啊……唔唔……噢……嗯呀……」Yuki嗌得好似想喊咁,但
系个样就好Enjoy,个屎忽仲系咁兀高去配合鸡雄碌野。而晌佢地一对狗男
女通力合作、相辅相乘之下,碌粗大既淫棒终于都插左入直肠里面,仲将个屎眼
都逼爆埋,出哂血添。

  「哗!好Q窄呀!」鸡雄好兴奋咁大家声嗌,「那」埋哂口脸系咁狂插,可
想而知佢有几High。

  而淫到出汁既Yuki虽然畀佢插到爆肛,但仍然显得好Q满足。佢上身好
似完全瘫痪哂咁,抬高个屎忽系咁挨插,个淫西不断分泌出大量D白色既淫液,
两条友叠埋一齐,D汗一滴滴系咁流哂落床。

  咁淫荡既现场直播扑野画面,外面班鹹湿伯父个个都睇到脑充血,D口水流
到成地都系。

  Yuki个屎眼实在太窄太爽,入面D嫩肉一圈一圈系咁磨住个鸡雄个龟头,
呢种Feel连头先扑野果阵都冇机会尝试到,所以鸡雄既第三炮好快就畀Yu
ki个屎眼吸左出黎。佢用尽最后一分力,几乎连个春袋都想塞哂入Yuki个
屎眼咁,D精全部爆哂入Yuki条大肠里面,连佢个肚仔都即刻畀佢泵到涨起
哂。

  射完之后,鸡雄成个人都软哂,连抽番碌野出黎都冇力,成个人好似死左咁
责实Yuki爬在晌床度。而Yuki上下前后三个窿都畀鸡雄插匀哂,就算几
大食都够哂皮啦;所以亦都系一样,好似死猪咁训着左。但系佢个屎眼仲好神奇
喎,「必」

  返鸡雄碌野出黎之后,即刻就缩返好似原来咁细咁窄,果D染成左粉红色既
精就好似D士多啤梨酱咁慢慢痾返哂出黎。

  而房外面果几个阿叔阿伯,就个个都打飞机打到脚都软哂……

  鸡雄连续扑左Yuki呢件姣西三镬之后,真系成身都冇哂力,一合埋眼就
训到好似死左咁,都唔知训左几耐先至醒返。到佢一掰大眼,Yuki已经唔晌
佢身边……鸡雄个心一惊,心谂:「死火!条靓妹都唔知会唔会『立』哂佢柜桶
里面果几千蚊身家走鬼左架?」

  即刻拉开个柜睇下……咦?又冇喎!条靓妹都几均真,话过收五旧半就真系
拎左五旧半,一毫子都冇拎多到!咁有职业道德,下次一于再搵返佢!

  咪住,点解Yuki着果对鞋仲晌度既?唔通佢未走?

  呢个时候,鸡雄忽然间听到隔离间房光头叔度传出D好明显系男女扑紧野既
「咿咿呀呀」声;心谂:条老野梗系又晌度睇四仔啦!

  点知再听真D,咦?唔系喎!连头房果个阿李伯都晌度既……唔通班老野咁
有兴致约埋一齐睇咸碟兼打飞机……?

  咦?唔系喎!好似连包租公阿水伯都晌度喎?

  哗!竟然连旧年已经宣布左打柴,冇办法起到机既阿水伯都吸引到,呢套咸
片真系唔少野!

  「你班死刬!有正野都唔预埋我!」鸡雄一边闹一边仆倒咁冲过隔离房……

  点知一打开门……原来……

  原来房里面唔系睇紧戏,而系做紧戏!

  而套戏既女主角,咪系畀鸡雄岩岩扑到反肚既靓妹Yuki啰!

  只见果个出年就八十岁既李伯,同今年岩岩够年龄拎到生果金既光头伯,一
个插西,一个插屎忽,正在一前一后咁扑紧Yuki。另外,包租公条软皮蛇就
晌Yuki个口里面畀佢吹紧。

  估唔到Yuki人仔细细咁好功夫,竟然一个打三个!

  「你班死刬丫,连我条女都敢郁!」鸡雄当堂嬲到火遮眼。

  点知个包租公一野就大返佢:「喂!靓仔,边个系你条女呀?呢条学生妹收
足我地钱架!」

  Yuki亦都吐返包租公碌野出黎驳咀咁话:「车!你当我系你边位呀?想
我做你条女,你未够班喎!」

  畀Yuki喷到一面屁,鸡雄当堂谢哂。

  呢个时候,插紧Yuki个西既李伯突然大叫左一声,跟住成身震哂咁:
「呀!

  呀!唔得喇!我……我要射……射喇……」都未讲完,已经成个软哂咁摊左
晌度搏命喘气,一面仲上气唔接下气咁话:「真系正,我都唔知几多年未扑过野
喇?

  估唔到成七十岁都仲有机会扑到件咁索既妹妹仔,真系死都眼闭喇!」

  不过佢都未讲完,已经畀包租公推开左一边:「喂!冇货卖就死开啦!轮到
我喇!」

  Yuki就咀藐藐咁话:「喂,阿伯,你碌野扯极都扯唔起,点扑呀?拿!
我唔理架,我帮你吹左成粒钟架喇,就算你扑唔到我都照收钱架!」

  「虾!而家D靓妹真系现实既,一D都唔晓敬老既!我好有口齿既,话过畀
钱就一定会畀!总之我钱照畀,你理得我扯唔扯得起丫!」讲完就将条半软不硬
既宾周晌Yuki个嫩西外面起势咁磨,又话:「查实我后生果阵都唔知几劲呀!
一晚至少黎七、八镬,我仲有个花名叫『一夜七次郎』添呀!」

  「你依家吹乜都得架啦!」Yuki一面用手推开佢,一面串佢:「小心你
D排骨呀,想『咭』死人咩?喂喂喂!你做乜插只手指入去?你有乜剪手指甲架?」

  鸡雄真系睇到眼都大埋,估唔到最劲果个原来系「瘦猛猛」果个光头伯,只
见佢一路捉实Yuki个屎忽系咁狂插,完全冇停过咁……不过,Yuki又好
似冇乜野咁喎!佢个屁股头先明明畀鸡雄扑到出哂血架咩?唔通咁快好返哂?

  于是鸡雄八八卦卦咁行埋去装下……

  车!唔怪之得啦!原来光头叔碌野好鬼幼既,成枝铅笔咁,难怪Yuki个
死靓妹好似冇感觉咁啦!

  「喂!你想点呀?想黎多镬就畀多五旧啦!」Yuki一面任得两个阿伯晌
佢身上面磨黎磨去,一面仲晌度招招积积咁哼紧歌仔:「波儿、波儿、波儿小宝
贝……」

  鸡雄虽然好咸湿,不过又有少少嫌污糟,而且亦都唔忿气要同班阿伯争野玩
……(其实佢系因为冇钱!)谷鬼气,宁愿去入厕所自己食自己。

  点知岩岩行到厕所门口,竟然听到里面有D怪声喎……

  咦?会系边个呢?呢个时候,除在果几个老野,应该仲有一个叫肥标既阿叔,
不过佢应该返左地盆开工架……

  佢静鸡鸡用个五毫子拧开左个门锁,轻轻推开少少门罅装入去……

  第二章:正斗北姑住家菜篇

             四、迫奸同屋住家菜

-------------------------------------

  (前文提要:鸡雄晌街识左个援交学生妹,就帮趁佢,搵佢返屋企扑左餐劲
既。点知一觉训醒,竟然见到条女做紧佢几个同屋主既生意……鸡雄见自己开出
黎个井畀人霸左,劲冇瘾,于是死死地气走入厕所,谂住打飞机,点知见到…
…)

  呀!原来系尾房「肥标」个大陆老婆「阿花」!

  只见佢坐左晌个屎塔度,瞇埋哂眼咁晌度喘气,一只手渣紧自己对波,另外
果只手就夹左晌大髀中间,唔知玩紧乜野?

  呢件北妹真系好正架!又后生,得廿零岁,波大箩大、条腰又幼,个样仲几
清秀,眼大大,下巴尖尖,有少少似范冰冰添喎。听讲佢晌乡下仲系教书添架
……

  好似话肥标返乡下充生哂,话自己系地产公司CEO,又好豪爽咁驶左成几
万蚊,先至呃到条女肯嫁畀佢。点知上个礼拜佢失惊无神,突然自己申请左个双
程证落黎,即刻笃爆左原来肥标只系晌地盆做散工……

  结果梗系爆大镬啦,足足嘈左几晚,最后肥标仲要连本有成十几万积蓄既红
簿仔都畀埋佢渣手先至「TUM」掂佢收声。呢几日肥标仲日日都鬼死咁勤力,
天未光就标左出去开工。

  梗系啦!老夫少妻,而家成屋人都知道佢畀个北妹食住,留晌度咪盏畀人瘀?

  而且鸡雄听到包租公话,肥标静静鸡同佢「呻」,话唔好睇阿花份人平时斯
斯文文咁,原来佢好鬼大食架!晚晚都将肥标搾乾榨尽;咁搞落去,都唔驶等到
佢个双程证期满返上去,肥标就已经精尽人亡喇。

  平日鸡雄早出晚归,间屋又人多口杂,佢都唔系点敢同呢件正斗人妻搭爹。

  而家睇真D,佢先发觉阿花原来真系咁鬼索既!个波仲大过Yuki,起码
都有三十四、五……

  睇黎肥标真系喂佢唔饱,所以佢先要静静鸡匿埋晌厕所度食自己……

  「咦……有计喎!」鸡雄即刻返房拎左个手机出黎,偷偷地晌门罅度伸左入
去,「Chap、Chap、Chap」咁已经影左几张相。

  阿花都未黎得切反应,鸡雄已经冲左入厕所,仲一边笑淫淫咁向住对手都唔
知用黎遮住个胸定系休返起条裤既肥标老婆话:「嘿嘿……阿嫂,乜咁好兴致晌
度玩『自摩』呀?」

  「你……你想点呀?」阿花见鸡雄反手锁返度门,当堂吓到大声嗌左出黎。

  鸡雄即刻标埋去,一手掩坐佢个口:「喂!想死呀?你系咪想全屋人都知道
你咁淫贱,匿晌厕所『自摩』丫?」讲完又扬下个电话:「而家你有痛脚晌我手,
如果你唔听我话,我Upload埋你D相上网,等你好似『天真娇』同『白痴
芝』咁,畀全世界D麻甩佬睇哂全相!到时肥标实即刻同你离婚,兼夹拎返哂D
钱架!」

  哗!呢招毒呀!一讲到钱,阿花当堂吓到面都青埋,几乎喊出黎:「唔好呀!

  阿……阿乜哥……」系喎,佢都唔记得呢条核核突突,猥猥琐琐既大只佬叫
乜野名?剩系知佢系其中一个房客。

  「叫我雄哥啦,阿嫂。」鸡雄松开只手,自我介绍。

  「阿雄哥,咁你想我点丫?我……我冇钱架!」阿花第一件事就系闩定后门
先。

  「阿嫂你放心喎,我唔系要你D钱;只不过系睇唔过眼,觉得肥标衬你唔起,
邓你唔抵姐!」

  「咁……即系点呀?」阿花见鸡雄打雀咁眼及实佢个胸,都知佢心怀不轨。

  佢虽然晌大陆落黎,但系佢D思想其实都仲几传统架,咁大个女真系剩系得
佢老公肥标一个男人。

  不过自从嫁左畀肥标,试过扑野既滋味之后,又实在再抵受唔住同丈夫分隔
两地,晚晚独守空帏既寂寞。所以先至会申请双程证落黎,谂住可以同肥标双宿
双栖,点知个死佬唔单止呃佢系有钱人,而且唔知系咪吓窒左,又或者香港生活
真系压力太大……竟然连续几晚都冇货卖。就算勉强起到头,都支持唔到三分钟!
搞到阿花晚晚到喉唔到肺,仲衰过以前晌大陆食自己。今日又好衰唔衰听到班阿
伯同Yuki集体扑野,个身痕起上黎,所以先至会忍唔住日光日白匿埋晌厕所
度自我安慰……

  「阿雄哥,你……你放过我啦……」阿花见到鸡雄开始除裤,心知不妙,唯
有口震震咁求佢,希望佢会有返少少良心放过佢啦:「我已经有老公架喇……

  你……」

  「朋友妻,咪走鸡呀!」鸡雄已经除埋条裤,露出果碌又粗又长既火棒出黎:
「乜你未听过咩?而且我知道肥标喂你唔饱,而家只不过帮下佢手安慰下阿嫂咋!」

  只见阿花粒声唔出,眼定定,成个人呆哂咁望实鸡雄碌巨野……

  「哗!乜野黎架?」阿花个心谂:「又会大碌成咁既,比死鬼标果条至少长
左成倍,又粗多成吋几两吋;咁大碌,畀佢插入去,会唔会撑爆架?」阿花一面
谂,一面不期然咁吞左几啖口水,个西又开始痕起上黎……

  「劲呀啦……」鸡雄见个肥标痾尿,记得佢碌野好似得三吋几,只系比头先
阿光头伯果碌长DD、粗少少,难怪佢老婆见到自己碌劲野会咁震惊既!

  佢越谂越兴奋,劣两劣自己碌大野,一野就队埋阿花个边:「废话少讲,快
D帮我含两野先!」

  阿花即刻苦埋口面:「咁粗,点含呀?」鸡雄成日唔沖凉,碌野鬼死咁大阵
味。好彩头先同Yuki扑完野,叫做畀佢D西水洗乾净左D咋,如果唔系,实
即刻臭晕阿花添呀!

  「叫你含就含啦!咁多爹?」鸡雄讲完就渣实阿花个下巴,掰大佢个口,夹
硬将碌实塞左入去系咁插。肥标之前根本唔敢叫阿花同佢含,所以阿花个口仲系
处女……呢次益哂鸡雄啦!

  「好爽呀!阿嫂!」鸡雄根本冇理到阿花识唔识含,搏哂老命当正阿花个口
系个西系咁狂插,下下都深喉。阿花畀佢插到完全抖唔到气,想用手推开鸡雄,
但系又唔够佢大力,几乎窒息咁滞。

  鸡雄插左几分钟,碌野已经硬到无伦。佢惊畀外面班友知道,都唔敢搞咁耐,
于是就一野抽返出黎,叫阿花企起身,用双手禁实马桶个水箱趴晌度。

  阿花畀鸡雄奸完个口,已经认哂命。而且亦都畀佢搞到有D欲火焚身,都好
想试下佢果碌超级大肉棍既滋味,所以亦都好听话咁照做。

  鸡雄当然唔知阿花谂紧乜野,仲以为呢件人妻北菇鸡系担心老公知道会拎返
佢D钱,点谂到阿花其实系心甘情愿做出墙红杏喎!佢双手渣实佢条腰,碌野晌
人地老婆个西外面系咁撩,拨开D湿淋淋既西毛,个龟头就住D西水,好容易就
撬开左阿花果两片仲几鲜嫩既阴唇,对准个西窿就想一野轰入去。

  「死啦!」鸡雄用力一插,点知……个大龟头用力顶实阿花个西窿口,但系
竟然……插唔入!

  「呀!」阿花畀鸡雄撞到成个人冲左向前,琴琴青用只掩实自己个口,唔畀
自己嗌出声:「阿雄哥!你细力D得唔得呀?好痛呀!」

  「都未入到,你嗌乜Q野呀?」鸡雄入唔到,即刻发哂茅咁用力分开阿花两
边股肉,碌野退后少少又再黎过!

  「哎!」阿花又嗌痛……呢次就真系入到喇!个大龟头几乎撑爆左阿花个西
窿口,成个塞哂入去;不过鸡雄都只系入得两吋,就已经畀阿花条隧道箍到完全
郁唔到。

  阿花就惨咯,估唔到呢下仲痛过洞房果晚畀肥标开苞果下,佢就算咬实哂牙
关都顶唔顺,一样嗌左出黎!

  「好痛……你……你碌野太大喇……哎……」阿花眼泪都标埋,谂唔到会咁
痛。

  「唔系咩呀!你真系当我流架?」鸡雄岩岩先插哂个龟头入去,但系即刻已
经畀阿花果条紧窄既隧道夹到想爆咁滞!「真系好正呀!估唔到阿嫂你个西仲窄
过头先个靓妹,呢次真系执到宝!」佢一面淫笑,一面出尽力咁顶入去。

  「呀!」阿花虽然已经系个有唔少经验既入妻,但佢老公肥标碌野实在细左
少少,呢次遇着D好似鸡雄咁既巨炮,果种痛法真系同再畀人开一次苞差唔多。

  只感觉到自己条隧道里面一D从来都未畀入掂到个既地方都畀人夹硬咁撕开,
痛到佢根本忍唔到……不过佢都未叫到出声,死鬼鸡雄已经一野扯返出黎,仲好
似连阿花D内脏都全部扯哂出黎咁,痛到阿花几乎晕左。

  不过都仲未痛完,碌大炮又已经顶返入去!呢下仲劲,又插深左两吋添!

  「呀!」阿花惨叫住伸手去后面想推,点知仲畀鸡雄一手抓实,借力再一插,
「啪」一声成碌野插到落底,完全顶到陷哂!

  鸡雄根本就唔识怜香惜玉,一插到落底即刻开始狂抽猛插,完全冇理到阿花
既死活!

  阿花呢次真系叫哂救命!佢个西本来就天生紧窄,就算肥标碌牙籤仔晌洞房
果晚一样都插到佢标哂眼泪,后来要再扑多十几次先至慢慢适应到。而家鸡雄碌
野咁鬼巨形,就算插到底都未入得哂。个西好似撑到好似想爆开咁,真系差D就
痛到佢晕。

  「呀……呀……」鸡雄就爽咯!禁住件新鲜住家菜系咁砌,越插越有,越插
越劲……佢索性放开阿花只手,双手伸去前面扯开埋阿花件衫,渣实佢对35D
一面搓一面插,下下都锄到到底。

  「呀!好正呀!阿嫂,你个西又热又窄,好扑到痺呀!」鸡雄仆左晌阿花个
背脊度,系咁索住佢条颈D香汗。

  「我……阿雄哥你……你太……太劲喇……我就黎畀你插死喇……」阿花上
气唔接下气大声呻吟,佢终于开始适应到鸡雄碌大肉肠喇,只感觉到痛完之后,
个西里面仲慢慢有D好特别既感觉添。

  呢种感觉晌以前同肥标行埋果阵唔系冇,不过就好微弱,而且好快就消失。

  但系今次畀鸡雄果碌巨炮插左入去之后,呢种感觉几乎即刻就涌左上黎,而
且仲越黎越强劲,仲一路积聚起黎,积埋积埋,令到阿花成个身体都好似想爆开
咁……

  「呀!正呀!」鸡雄插左百几野,晌阿花D西水滋润之下越插越顺,终于猛
一用力,个大龟头撞开左阿花个子宫口,成碌入哂!

  而阿花呢?呢下直头要左佢条命!痛到佢几乎即刻休克!掰大个口系咁扯气,
完全出唔到声!

  不过另一方面,佢又觉得好爽喎!

  「呀!呀!我……我死喇!」阿花哑左成分钟,一开口就大嗌,只感觉到身
体里面一阵快感,成身都好似溶化左咁,D热辣辣既淫水完全失哂控咁「巴巴」

  声涌出黎,喷到鸡雄成对脚都湿哂。终于都尝试到呢世女最厉害既一次性高
潮!

  鸡雄都畀阿花咁激烈既反应吓左一跳,佢头先一下贯穿哂阿花条隧道,个龟
头卡实左晌阿花个子宫口度,到依家仲抽唔返出黎;仲畀个花芯一啖一啖咁用力
吸啜,爽到佢连老豆姓乜都已经唔记得左。

  如果讲到扑野经验,鸡雄都算几丰富,不过佢以前扑果D多数都只系D畀人
玩到残哂,个西仲几乎阔过大海果D平价一楼一,要隔几个月先至够钱过澳门玩
下D正D既桑拿妹。好似头先果个学生妹Yuki咁鲜嫩既对手已经好少有机会
踫得到;而好似阿花呢D咁既正斗人妻,就更加从来都未试过。

  第一次插到D咁紧咁窄既正西,鸡雄都唔识得反应,只有咬实牙关一味死忍!
不过阿花呢件鲜嫩人妻实在太正喇!就算晕左个西D吸力一样都冇减弱。

  「唔……唔得喇!阿嫂,我……我要射喇……」鸡雄顶左几十秒,终于都冇
货卖,D热精「必必」声咁,射哂入阿花个子宫里面。

  不过果阵阿花其实已经High到晕左,根本唔识答佢。

  (后话:鸡雄条仆街,竟然衰格到晌厕所强奸左同屋主个老婆!不过阿花呢
件嫩口人妻北姑实在太正斗,冇理由就咁放过佢架?鸡雄会唔会黎个梅开二度呢?
答案当然系……梗系会啦!下一集:「迫奸变和奸,再变通奸!」,狗上瓦坑
……有路呀!)

  五、迫奸变和奸,再变通奸

-------------------------------------

  (前文提要:鸡雄庄到同屋主肥标个靓老婆阿花晌厕所自摸,贱到偷映再要
胁人地。结果半推半就咁奸左阿花,送左顶绿帽畀肥标……)

  到阿花醒返,鸡雄碌野先至畀佢个西慢慢迫返出黎。当然,连埋头先佢射哂
入去果D精啦。阿花睇到,当堂喊哂口咁话:「雄哥,我今次畀你累死喇!」

  「乜喎?」鸡雄岩岩扑完人地个老婆,而家仲口爽爽咁话:「头先我扑得你
唔爽咩?」

  「你射哂入去,如果一个唔觉意搞大左咁点呀?」阿花一面喊咁口,一面琴
琴青伸只手指入去想撩返D精出黎。

  鸡雄见佢咁紧张,都有少少唔好意思,不过仍然口硬咁话:「车!真系搞大
左咪当我益你老公,当我免费帮佢打种啰!我咁劲,明益佢啦!」

  阿花真系唔知好嬲定好笑:「你真系好贱格喎!奸左人地个老婆,仲想人地
帮你养埋D仔女?」

  「讲下姐!讲下姐!」鸡雄见阿花个样真系有少少嬲,即刻打圆场咁话:
「不过阿嫂,讲开又讲,你知肥标几恨仔架啦,如果你真系同肥标生返件慈菇椗,
佢实会当你如珠如宝啦!

  到时申请落黎生,话唔定仲可以拎埋个居留权添喎!」

  「鬼唔知咩?不过我过两日就到期返上去喇!而佢呢排又……又唔系好得
……」阿花藐藐咀咁。

  「拿!我雄哥就最好人架喇!」鸡雄食过返寻味,梗系猛落咀头想昆掂呢件
正斗人妻啦:「不如咁啦!最多我抵谂D,呢两日免费帮你打多几次种,一于泵
大你个肚啦……」讲完又搓下搓下阿花对35D,搞到佢又开始喘哂气……

  「下!阿雄哥,唔……唔得架!呢度咁多人,畀人知道我死梗架!」阿花拨
开鸡雄对手,佢个胃口仲好细,头先已经畀鸡雄插到反哂肚,冇咁快回到气。

  「咁又系……」鸡雄当堂都皱哂眉头。佢当然唔系替阿花担心啦,只系惊畀
肥标知道会斩开佢十碌八碌咋;而且佢都唔想畀外面班麻甩佬发现佢同阿花有路。
到时班友就算唔勒索佢、敲佢一笔,都一定会迫佢将阿花同佢地分享!呢件人妻
咁索,佢想收埋自己慢慢叹。

  「咁啦!」鸡雄谂左两谂:「我知道你今次落黎,肥标都冇同你出去玩过,
横掂佢D钱晌你手,不如咁啦,一于你出钱、我出力。我听日返公司请两日假,
等我带你出去四围行下,得闲仲可以搵地方休息下,顺手帮你打多几次种啰!」

  「下!要我畀钱牙?」阿花个样唔多愿意咁。

  鸡雄即刻话:「哗!我要请两日假都唔见一万几千啦!你出返少少都好应该
姐!而且仲包埋我D掩口费同打种费喎!」讲完又拎返个电话出黎,翻睇返头先
阿花D自摸走光相。

  「唉!」阿花见到自己D痛脚仲晌佢手,只有叹左口气咁话:「雄哥,你话
点就点啦!」

  其实佢都头先都畀鸡雄扑得好LUM,都好想再同佢扑多几次野。

  「一于咁话喇喎!」鸡雄开心到想死咁滞,呢匀真系又食又搦,蛮下手真系
搞大埋阿花个肚,果阵真系有人免费帮佢养仔咯。

-------------------------------------

  到佢地两个前后脚出返去果阵,Yuki已经搞掂哂外面果三条老野,岩岩
准备着衫走人,临走仲锡左鸡雄一啖,话多谢佢介绍咁多生意畀佢添。而果三个
老野就瘫哂晌光头伯间房里面,训到好似死左咁。后尾鸡雄问返,先知原来Yu
ki收左佢地每人一千蚊。哗!条靓妹就正啦,黎一黎就赚左三千几,真系好过
去抢。

  不过鸡雄心里面已经冇再挂住佢,净系谂住晏昼畀佢奸完果个人地个老婆
……

-------------------------------------

  第二日,鸡雄照样诈诈帝出门口返工,不过其实就偷偷地带住阿花用提款卡
拎左几千蚊出黎,跟住仲一齐去左「迪迪尼」玩。以往鸡雄嫌贵,自己都唔舍得
去;今次用人地D钱,佢当然唔会同肥标悭啦!同阿花两个都唔知玩得几开心,
仲买左一大堆纪念品畀阿花带返乡下派街坊添。

  去完迪迪尼,鸡雄就叫阿花打个电话畀肥标,话约左个同乡姐妹食饭,要夜
D返;跟手就带左阿花去酒店开房。阿花当然知佢想点,但系一黎真系想快D大
肚,生个仔黎箍住老公,二黎佢试过鸡雄碌巨棍之后,已经上左瘾,真系食过翻
寻味……所以半推半咁就跟左佢上酒店。

  今次唔怕有人见到,两个人都大胆好多,一入房就先黎沖左个鸳鸯浴。阿花
仲好落力咁帮鸡雄洗到乾乾净净添。梗系,佢琴日含鸡雄碌野果阵搞到反哂胃,
几乎想呕,今次仲唔事先洗乾净D咩?

  鸡雄就爽咯,咁大个仔第一次唔驶钱有女人服侍,仲要系个又索又后生、身
材又正,仲鬼死咁嫩口既人妻靓女喎。而且佢老公仲要系自己识得既添,果种淫
人妻女,帮人戴绿帽既感觉真系份外刺激!碌野扯到行哂,仲当堂粗大多几分添。
阿花一手竟然渣唔哂,真系睇到眼都大埋,完全唔敢相信自己琴日竟然可以将呢
碌怪物成碌吞哂落肚!

  鸡雄一面沖一面摸摸渣渣,搞到阿花不断咁淫叫。鸡雄沖两沖已经忍唔住,
擒住阿花晌浴缸度,一野就插左入去。

  话哂琴日已经见识过,今匀又有D水润滑下,阿花虽然仍然有种几乎撑到爆
既感觉,不过都已经适应到少少。佢终于亲眼睇住鸡雄碌大肉肠点样撑开自己果
个紧窄既西窿,一吋一吋慢慢咁塞哂入去自己个身体里面。

  「阿嫂,你真系好正呀!个西又窄又识夹人,我真系好羡慕阿标呀!」鸡雄
用力揽实人地个老婆,好似唔驶钱咁搏哂命用力抽插。

  阿花好快就黎左次高潮,双手双脚好似八爪鱼咁缠到鸡雄实一实,口震震咁
话:「雄……

  雄哥……你好劲呀……插……插死人喇……」佢嫁左肥标咁耐,都未试过有
高潮;琴日第一次畀鸡雄强奸就已经High死左几次,今日玩得更加尽情,D
高潮更加系一浪接一浪咁,数都数唔切。只感觉到眼前呢个样衰衰既猥琐佬,忽
然间变到好似「刘X华」、「梁X伟」咁靓仔。

  呢对奸夫淫妇于是展开连场大战,由浴室一路搞到出房,由地下玩到窗台,
又梳化又床不停咁砌,几乎试匀哂咁多款架式,真系搞到天昏地暗。鸡雄扑左阿
花足足两粒几钟,内射左三次,扑到阿花连个西都肿起埋。而鸡雄自己亦都有D
脚软,真系乜都够哂皮。跟住两个人仲好似死左咁,一直揽实训到夜晚成十点钟,
鸡雄先至依依不舍咁送左阿花返到屋企楼下;

  而佢自己,就晌街度再兜多半个钟,然后先敢返上去。

  一返到入屋,佢即刻见到几条老野眼金金咁昅实尾房,仲隐隐约约听到D男
女扑野既呻吟声……

  于是就八八卦卦咁问阿光头伯乜野事?光头伯就话原来今日肥标中左马仔,
心情劲靓,所以一早买定「伟哥」等阿花返黎,仲即刻拉左佢入房开波。佢地又
笑笑口咁话,唔知点解今日阿嫂D战斗力好似弱左咁,竟然畀阿肥标扑到反哂肚。
今匀肥标都可以算系大振夫纲,吐气扬眉咯!

  鸡雄心里面当堂偷笑。梗系啦……阿花晏昼畀佢插到虚脱咁滞,成身都软哂,
连对脚都合唔埋;依家佢老公仲食埋「伟哥」添,呢只淫娃今晚就算唔死都肯定
有排捱,话唔定个西都会磨到甩皮添呀!

  班老咸虫仲话想去偷窥,但鸡雄就因为太累,所以好早就返左房训。第二朝
起身,见到班阿伯个个都变哂熊猫眼,原来琴晚肥标两公婆真系搞到半夜成两、
三点先至静左落黎。

  (后话:阿花呢朵出墙红杏,呢头岩岩先同鸡雄呢个奸夫扑到反哂艇;点知
返到屋企,竟然又撞岩自己老公谂住大振夫纲,食定伟哥等佢返黎开波。呢次就
算唔爆西都肯定会饱到上心口喇卦?咁鸡雄之后又会点呢?话你听,跟住佢既所
作所为更加令人发指……下一集:「正斗人妻齐齐扑」,阿花畀人轮大米呀!)

             六、正斗人妻齐齐扑

-------------------------------------

  (前文提要:鸡雄同阿花呢对奸夫淫妇背住肥标去偷食,鸡雄仲贱到要人地
老婆畀哂钱添!横掂老婆系人地既,鸡雄先唔会怜香惜玉,扑到阿花呢个嫩口人
妻虚脱咁滞。点知返到屋企,肥标竟然食定伟哥等紧阿花返黎扑通宵!阿花呢匀
真系唔死都重伤咯……)

  第二朝肥标好晏先起身,班阿伯晨运完返黎,见到佢到连行路都要扶住幅墙,
就齐齐瘀佢:「阿标哥,驶唔驶咁夸张呀?」

  肥标有气冇力,但系仲懒叻咁话自己宝刀未老,琴晚真系做左「一夜九次郎」
喎。

  鸡雄晌房里面听到,笑到几乎肚孪。

  到佢去洗面擦牙果阵,晌走廊见到阿花,只见阿花软手软脚,成个落哂形,
对黑眼圈似十足海洋公园果几只国宝熊猫咁,鸡雄就笑佢话:「阿嫂,琴晚饱唔
饱呀?」

  阿花厉左佢一眼,冇神冇气咁话:「仲好讲喎?几乎连命都冇埋呀!个死佬
都唔知食左乜野药,好似唔驶训咁既?」

  鸡雄阴阴咀笑话:「你唔知详,你老公琴晚食左『伟哥』丫嘛!」

  「下!」阿花眼都大埋:「乜D『伟哥』原来真系咁劲架?」不过跟住又扁
哂嘴咁话:「唉!得个耐字,始终都系唔汤唔水,到喉唔到肺,都系雄哥你好D
……」

  「哈!识货喎!」鸡雄几乎忍唔住想揽实佢锡返啖,不过呢度咁多人,佢当
然唔敢呢。唯有行埋去细细声话:「咁今日点呀?仲去唔去打种呀?」

  阿花就话:「去!乜野唔去呀?我听朝就要返上去喇……当然要争取时间啦。
不过,畀我眠返几粒钟先……雄哥,我晏昼先搵你啦。」

  「好呀!我等你。」鸡雄又笑笑口话,临走仲偷偷地搣左阿花个屁股一下。

-------------------------------------

  鸡雄睇住阿花扶住幅墙慢慢行返入房,岩岩拧转头,竟然见到包租公同阿李
伯,仲有光头伯,三个人企正晌佢后面,一齐阴阴咀咁望住佢。鸡雄当堂打左个
突:「呀……呀……包租公,乜咁早呀?」

  光头伯首先开口:「你个死刬,我地乜都听到哂喇!你竟然咁大胆学人勾二
嫂!」

  包租公亦都接口话:「我地一于话畀肥标听,等佢阉鬼左你先!」

  鸡雄吓到面色大变,口窒窒咁话:「你地……你地误会左喇……我同阿花冇
野架!」

  最老果个李伯听到,阴阴咀咁笑住话:「你唔驶再狡辩喇,我地头先乜都听
到哂啦。」

  鸡雄当堂口都窒埋:「咩……咩喎?你地咪屈我呀!我话冇就冇啦!」

  三条老野见佢咁口硬,对望左两眼,包租公忽然走埋黎同佢揽头揽颈咁,鬼
死咁亲热:「鸡雄哥,我地不嬲都觉得你有眼光又靓仔,剩系睇上次你沟返黎果
个靓妹咁鬼索就知啦!拿,我地话哂都系住埋晌同一屋檐下丫,有荀野冇理由咁
独食既!至多咁勒,如果你帮我地搞掂阿标嫂,我收少你一个月租又点话喇…
…」

  哗!咁荀?鸡雄即刻心郁郁,望住李伯同光头伯两个奸笑住话:「咁佢地两
个点先?」

  「最多咁,我地每次畀返五旧水你当介绍费,好冇?」光头伯提议话,阿李
伯都立即点哂头。

  ……梗系啦,五旧水,平过叫鸡啦!

  鸡雄笑住答话:「包租公咁有米,佢畀我系应该既。至于你地两个D钱我就
唔要喇!不如你地畀返阿标嫂啦……话哂呢D都系佢应得既……」鸡雄讲到好义
正词严咁,三条老野梗即刻应承啦。

  「不过咁喎!」鸡雄又补充话:「阿标嫂之所以肯同我搞,纯粹系想搵我
『打种』架咋!所以你地要应承我,千祈唔可以畀佢知道扑佢果个唔系我!

  得唔得先?」

  「咁……」光头伯即刻皱哂眉头:「有D难度喎!」

  「放心,我有办法!你地肯就得勒!」鸡雄拍哂心口话。

  「好!」三个阿伯谂到可以扑到好似阿花D咁索既人妻,都已经流哂口水咯。

-------------------------------------

  到左中午,鸡雄就懒神秘咁叫左阿花落街,晌街口间茶餐厅度密斟。

  「阿花,呢次死喇!」鸡雄一见面就吓阿花:「你同我偷食单野通左天喇!」

  「下!」阿花即刻面都青埋:「畀……畀阿标知道左牙?」

  「咁又未……」鸡雄施施然咁话:「不过同屋果三个老野都已经知道哂喇,
佢地话琴日咁岩见到我地一齐上酒店喎……」

  「咁……咁点算呀,雄哥,畀阿标知道佢实斩死我架!」阿花吓到标哂汗。

  「果三条老野仲话喎,除非你肯畀佢地扑返一镬,如果唔系今晚就同阿标爆
大镬呀!」

  「下!咁……咁点得架?」阿花虽然已经系出墙红杏,但系要佢再同其他男
人上床,佢都仲未接受得到。

  「唉!其实我都好唔舍得架!」鸡雄伸手渣实佢对手,扮到好深情咁:「如
果我有钱,我一定即刻带你私奔……最衰我又冇钱……」

  「雄哥……」阿花感动到眼湿湿:「我知你对我好……」

  「拿,一系咁啦,我试下说服果几个老野,叫佢地扑完你之后发誓唔讲出去,
而且冇第二次,咁点丫?」鸡雄开始落嘴头想说服阿花。

  「但系……不过……」阿花仲系唔系好愿意。

  「嗯,最多咁喇!」鸡雄又话:「一于等我地两个扑野果阵我蒙实你对眼,
然后暗中畀佢地换落场;咁你咪扮唔知啰……咁好唔好丫?咪当畀鬼责啰……」

  「咁牙?」阿花开始有D意动……

  「仲有!」鸡雄又话:「我叫佢地畀返钱你丫……」

  「咁……咁……」阿花终于落搭:「真系一次咁多,唔会有下次?」

  鸡雄即刻拍哂心口话:「梗系啦!我边舍得喎?就算有下次,我都留返畀自
己啦!」

  「咁……咁……好啦……」

-------------------------------------

  于是鸡雄就返上屋企先。一入门口,果三条老野已经斟定茶等佢。鸡雄即刻
扮哂呕心沥血咁:「哗!真辛苦,我落哂嘴头,出哂笼鸟,阿标嫂都唔肯呀!」

  「下!」三条老野即刻变哂死狗。

  「不过咁……」鸡雄口气一转,三只死淫虫当堂又返生,满怀希望咁望实鸡
雄。

  「拿!包租公,」鸡雄首先望实包租公:「免一个月租咁少就唔得架喇,至
少免两个月!」

  「得!」包租公好爽快就应承左。

  「至于你地两个……」鸡雄望住另外两个老野:「扑一次盛惠一千!标嫂呢
D绝对系极品人妻,冇理由平过上次个靓妹既!制唔制你地自己谂过度过先算!」

  包租公即刻插嘴话:「车!一千蚊抵到震啦!我免佢一个月租都二千几啦!
你地仲考虑乜野喎?标嫂呢D咁索既北妹真系可遇不可求架!」

  李伯同光头叔对望左一眼,终于都忍哂痛咁话:「烧卖就烧卖、几大就几大
啦!人一世物一世,标嫂咁正,冇理由有机会都唔上既!」

  「好!咁就一言为定!」鸡雄见终于讲掂数,都松左啖气:「一阵就咁样
……」

-------------------------------------

  冇几耐阿花就扮买完野返到黎,果三条老野当然醒水,匿埋哂晌房扮唔晌屋
企。鸡雄就拉左阿花入房,细细声同佢话:「阿花,我几经辛苦终于讲掂左佢地
喇。佢地唔单止应承你只系得今次,而且仲肯畀返两千蚊你添。」

  「下!乜咁多既?」阿花根本唔知价,仲以为好多添。

  「唉!」鸡雄又扮哂野咁话:「其实如果佢地肯放过你,就算要我畀返几千
佢地我都肯。不过,你实在太正喇!佢地情愿唔要钱,点都要扑你一镬……我都
冇办法!」

  「唉!事到如今都轮唔到我地拣啦。阿雄哥,我只系希望今次真系最后一次,
唔会再有下一次。」

  「当然啦!」鸡雄又哄佢:「就算你肯我都唔肯啦!我会心痛加嘛!」

  「雄哥,你对我真系好!」

  「好喇!阿花,既然决定左,我地就黎啦……」鸡雄讲完,就伸手除阿花D
衫。阿花虽然仲系好惊,不过都只有面红红咁任得佢除。

  「阿花,你真系好正呀!」鸡雄三扒两拨就将人地个老婆剥光猪,见到佢果
对35D既巨乳,23吋既小蛮腰,34吋屁股,再加埋对至少都有42吋既长
腿,个小弟弟即刻充哂血自动弹左起身:「我真系越睇越唔舍得,越睇越妒忌阿
标呀!」

  「你仲讲?」阿花已经丑到成身发红,双手掩住块面:「快D黎啦!」

  「好……好……」鸡雄都已经忍唔住,即刻擒在上床责实阿花,双手托实佢
对大髀,碌成八吋几长既大火棒顶实人地个西窿起势咁磨。都唔驶三分钟,阿花
已经畀佢磨到出哂水,不停咁喘哂气淫叫。胸前两粒菩提子都已经充哂血凸哂出
黎,鸡雄睇到眼都凸埋,一啖就含左一粒入口系咁吮。

  「呀……咪……咪吮啦……好痺呀!」阿花爽到典床典蓆,对大髀缠到鸡雄
实一实。鸡雄碌大火炮向前一挺,顺住D淫水好轻易咁就插左半碌入去,即刻就
顶到阿花皱哂眉,岳高头喘哂大气咁嗌:「呀……雄……雄哥慢……慢D……你
插得好深呀……」

  「深?未有耐呀!」鸡雄哈哈一笑,屁股用力一压,成碌八吋几长既大肉棒
齐根入哂,当堂顶到阿花大声惨叫:「呀!咁快……痛……痛死人喇!」

  鸡雄笑住话:「今日咁挤拥,我唔快D点得呀?」讲完就大开大合咁禁住人
地个老婆起势咁狂插,下下都轰到落底;阿花条私家隧道岩岩先畀佢开通左两日,
仍然唔系太习惯佢呢D咁大呎吋既巨形车辆出入……都唔驶十分钟就已经Hig
h死左一次,D骚水好似豪雨成灾咁浸到两个人对大髀都完全湿哂!

  鸡雄扑到兴起,抽起阿花对大髀托左上膊,双手禁实佢对大波搏哂老命咁狂
抽猛插,下下都要插到尽、务求要爆开个幼嫩花芯先肯抽返出黎,真系要将阿花
呢个嫩口人妻插到反哂肚。

  当然,咁凶狠既打法鸡雄自己都支持唔得好耐,佢放尽哂咁插左十几分钟亦
已经开始顶唔顺……个大龟头爆开左阿花个花芯,成个塞哂入去之后亦都跟住爆
浆。D热腾腾既精射到阿花即刻又反哂眼,又黎多次高潮。虽然琴晚阿花畀佢老
公肥标操足几个钟,但系如果论到爽快既程度,都唔及鸡雄插佢呢十零分钟。

  鸡雄射完之后,揽实阿花锡多两啖,然后先慢慢抽返碌野出黎。跟住又顺手
拎左块毛巾过黎,绑住左阿花双眼。阿花知佢咁做系要畀果几个老野接力,个人
又慌起上黎。不过就算佢而家想反悔,都已经冇力反抗喇。

  果然,鸡雄岩岩先离开佢既身体,阿花即刻就感觉到有人压返上黎;佢唯有
诈唔知咁问:「阿雄哥,乜你咁快又要黎过拿?」

  佢身上面果个其实系包租公。梗系!佢出最大份架喎,当然排第一啦。

  佢以为阿花真系唔知,所以唔敢开声,只系用力渣左阿花对35D几野。只
感到D手感真系正到无伦,如果唔系惊畀阿花感觉到佢D鬚,佢一定会扑上去啜
返几啖。

  不过唔顾得咁多喇,头先佢同李伯同光头伯晌鸡雄房门口庄左好耐,碌野先
扯起左少少,要落埋手先仅仅够硬。佢都唔知自己碌野几时会软返,都系拿拿临
插左先算。所以佢乜前戏都唔做,一上马就分开阿花对大髀,粗粗鲁鲁咁就插左
入去。

  「呀!」阿花叫得鬼死咁销魂!虽然事实上佢只系感觉到好似有D野插左入
自己个妹妹里面,不过又唔系好觉咁啦……

  事实上包租公碌「老野」都唔算太差,都有四吋几长架!只不过因为阿花个
西窿岩岩先畀鸡雄碌巨柱撑到大哂,所以包租公碌正常SIZE既肉棒咪变左牙
籤啰。好彩阿花够后生,副架生恢复得快,好快就已经缩窄返,紧紧咁夹到包租
公舒服到阿妈都唔认得。而且因为有鸡雄D精做天然润滑剂,所以虽然阿花个西
好紧窄,但系包租公仍然可以好自在咁出出入入,唔会太快就畀佢夹到爆浆。

  插下插下,成七十岁人既包租公竟然越插越有,而且仲插到阿花有返D感觉
添喎……

  「啊……哎……你……好劲呀……」阿花忍唔住呻吟左两声。

  可惜佢一嗌包租公即刻冇货卖,一连打左几个冷震,双手狠狠咁渣实阿花对
大奶,「必必」声咁就射左出黎。

  阿花岩岩有返DFeel,即刻就感觉到身上面个男人全身一震,知道佢已
经玩完。呢种感觉佢好熟悉,因为佢老公肥标多数都系咁既。

  个男人一射完即刻就抽返出黎,阿花只感觉条隧道一阵空虚,又已经有另外
一碌野填补返D空间。

  哗!呢碌好长咁喎,插到好入,不过……点解咁幼既?好似仲幼过自己只手
指添喎?

  哦!原来跟手果个系光头伯,佢碌野长过包租公成半,有成六吋长架;

  不过就幼左D,粗过枝铅笔少少咁啦。记唔记得上次佢插Yuki个屁眼果
次,一路插个衰妹仲可以一路唱歌仔……

  不过插前面始终有D唔同,一黎因为阿花条私家隧道比较短,再加上已经有
两个人射左入去,够哂润滑,光头伯枝铅笔竟然下下都插到入阿花个花芯;虽然
唔似得鸡雄咁劲,夹硬撞开个咬紧既子宫口,但系晌度撩下撩下,一样搞到阿花
高潮迭起。个西就箍唔住光头伯果碌又幼又长既铅笔形武器架勒,不过个花芯就
好似吸盘咁,紧紧咁咬实果个大少少既龟头。

  光头伯年纪老迈,又点顶得顺阿花呢D咁正斗既人妻丫?畀佢一吸又即刻玩
完,D精慢慢咁漏哂出黎,跟住就成个人软哂,几乎爬左落阿花身上面;

  好在已经等得唔系好耐烦果个李伯即刻晌旁边拉住佢咋。

  好喇!终于轮到李伯喇!其实晌三条老野里面最老系佢,出年就足八十岁。
不过佢亦都系精力最好,心境最后生果个。虽然佢碌野都未必次次都扯得起,但
就算系叫只鸡帮佢含下,或者只系斋过下手瘾都好,佢都仍然Keep住每个星
期去叫一次鸡。

  今次知道可以扑到好似阿花呢D咁正咁索既住家人妻,李伯竟然斥巨资班左
两粒「国产伟哥」返黎。D药仲似乎几有效添,李伯碌野好似枯木逢春咁,虎虎
生风咁扯得好行,几乎及得上佢后生果阵既威势。

  果然佢一插入去,阿花即刻感觉到同头先果两个男人好唔同!呢碌野又粗又
硬,仲好鬼死庆添;几乎及得上鸡雄果碌!开头阿花仲以为系鸡雄返左黎添呀,
不过挨左两下,感觉到D力度始终争左D,佢先肯定呢个唔系鸡雄。

  头先果两个插到佢到喉唔到肺,呢个李伯就似返D样喇!阿花连D叫声都自
然左好多:「呀……呀……好……好爽呀……大力D……大力D……」

  李伯满头大汗,只感觉到自己碌野畀阿花个嫩西包到陷哂,又多水多汁,而
且仲晓一下一下咁收紧,果种感觉直头好似系返左几十年前佢第一次同自己个老
婆扑野咁……忍唔住越扑越大力,扑到港哂汗,连条巢哂皮既颈上面果D青筋都
现哂出黎。

  「呀……呀……好正呀……」李伯爽到唔记得左自己扮紧鸡雄,竟然嗌左出
黎。好彩呢个时候阿花已经畀佢扑到就黎高潮,如果唔系,场戏都唔知点样演落
去?

  「呀!呀!……黎……黎喇……」话口未完,阿花晌三条老色狼既连环炮之
下终于去到高潮,双脚好自然咁缠实左李伯个背脊。李伯畀佢一夹,当堂又成身
震哂,只感觉插实晌阿花个西里面果碌野一胀,已经「必必」声射左出黎。

  鸡雄见到最后一个都已经玩完,即刻叫包租公同光头伯夹手夹脚将已经Hi
gh晕左既李伯夹返入房,自己就扑返上阿花身上面做埋下半场。

  其实头先佢果下快速炮只系前奏,而家睇完三个老野做完场大龙凤,碌野早
就已经硬返哂,正好用黎喂饱阿花呢个畀人插到半天吊既饥渴淫娃。只见佢一插
入去,阿花已经叫哂救命,单凭插入黎果一下撑到爆裂既错觉,佢已经肯定呢个
系「鸡雄回归」。果然鸡雄插左两野,就伸手扯甩绑晌阿花眼前面既毛巾,一野
就抽左佢坐起身玩「观音坐莲」。

  「呀!好正呀!好入呀!」阿花一边嗌一边用自己果对35D晌鸡雄心口上
面起势咁按摩,个大屁股十足开行左摩打咁兀上兀落,D淫水「巴巴」

  声涌出黎,「滴滴答答」咁淋哂落地。

  鸡雄乜都唔理,捉实阿花个屁股就埋头埋脑咁狂砌,十上十落,下下舂到落
底,唔爆开个花芯都会肯抽返出黎,真系一D都冇欺场,完全冇渣流摊。

  今次呢对痴男怨女呢场盘场大战搞左足足个几钟,搞到仲仆晌房门口观战既
包租公同光头伯又忍唔住打多左次飞机先至鸣金收兵。成间屋净系听到佢地四个
人果D沉重既喘气声……

  搞完之后,鸡雄同阿花好似死左咁训左成粒钟,一路训到肥标都差唔多返工
佢地先至爬返起身,阿花拿拿声走入厕所洗乾净身上面果D罪证;而鸡雄就饭都
冇食,索性训到第二朝先起身。

-------------------------------------

  第二朝一早,因为阿花张双程证够期,肥标就送阿花去搭火车返大陆;

  仲咁岩晌小巴站撞到鸡雄返工添。

  佢地呢对奸夫淫妇好有默契,仲扮到好似唔多熟咁,几乎要肥标介绍多次先
认得对方。不过只要肥标一拧转头,两条友就即刻眉来眼去咁打哂眼色,约定等
阿花下次落黎果阵再续前缘。

  阿花呢个正斗人妻都走埋,鸡雄原本仲以为单野会就咁告一段落啦……

  点知果晚当佢放工返到屋企果阵,竟然见到架十字车停左晌楼下!

  原来阿李伯琴日扑完阿花之后,半夜训训下竟然咁就「去左」!

  唉!呢匀真系名副其实既「牡丹花下『乜野』」咯!

  第三章:神秘租客篇

             七、劲索靓女租客

-------------------------------------

  (前文提要:真系鸡春咁密都「步」得出仔!鸡雄岩岩「卓」完肥标个老婆
阿花,点知即刻就东窗事发,畀班同屋主知道左。为左「庵」住班死咸湿佬把口,
鸡雄呢个贱男竟然连阿花都出卖埋,安排佢畀人大镬炒!最后仲搞到其中一个咸
湿伯父「马上风」,就咁去左添……)

  呢日鸡雄放工返到屋企,岩岩见到包租公阿水伯晌度数钱,于是就打趣咁问:
「阿水伯,咁叠水,中左六合彩牙?」

  「咦,今日咁早呀,雄哥。」唔知系咪因为上次鸡雄得穿针引线,带契佢有
幸扑左肥标个靓老婆阿花呢?呢排条老野对鸡雄好似特别宽容咁。以前佢都唔系
点骚鸡雄既,而家就见亲佢都鬼死咁好口……

  包租公跟住就笑嘻嘻咁话:「六合彩?发梦就有得中!不过依家都唔错,我
终于将间头房租返出去喇!」

  「咁正!边条茂利咁够姜呀?」鸡雄笑住问。梗系啦,间房死过人架喎!

  自从李伯果晚训训下去左之后,间房丢空左成两个几月,搞到包租公日日哭
口哭面咁。

  「虾,讲开我都觉得怪!」包租公收返好D钱:「系两个后生仔女,个样仲
几正经、几『试正』既添!而且又唔讲价,我开四千就畀四千,按金连上期都一
次过畀哂。仲话听日就搬黎添喎!」

  「咁奇怪?」鸡雄有D好奇。呢区又旧又杂,交通又唔方便,D后生仔点会
锺意架?不过听到系后生仔女,都好丫,至少有D生气,点都好过租畀个几十岁
既阿伯既。

-------------------------------------

  过左两日,当鸡雄朝早起身晌厕所擦紧牙果阵,度门忽然畀人推开左,吓左
鸡雄一跳。但系佢都未转得切身,已经听到一把甜到漏既声话:「噢!

  唔好意思,我以为冇人……」

  鸡雄拧转头,个口仲咬住枝牙擦,成个人傻左咁呆呆望住岩岩畀人闩返埋既
厕所门,脑里面全部都系头先推门撞入黎果个女仔个靓样……

  哗!正呀!佢拿拿林三扒两拨撩多两撩,吐左啖水,抹乾块面就冲左出厕所。
只见头先个靓女仲企晌走廊度。鸡雄忍唔住打雀咁眼咁打量下呢个望落斯斯文文
既靓女,D口水几乎滴左出黎……

  话都冇咁快,只见佢腰板一挺,即刻由一个淫贱猥琐男变左个英明神武既谦
谦君子,仲学人扮到懒风趣咁同个女仔讲:「哈哈,我唔好意思就真,边个叫我
自己唔记得锁门喎……好彩我唔系晌度沖紧凉姐!」

  「系咩?」点知条女只系皮笑肉不笑咁应左下,跟住就唔理佢,一闪身推门
行入左厕所。

  噢!瘀哂!鸡雄当堂呆左晌度,好彩佢平时早就食惯哂柠檬,唯有苦笑左一
下,傻下傻下咁行返入房。

  点知岩岩行到出厅,鸡雄就见到包租公同光头伯,仲有个头染左绿色都唔知
既肥标,企埋一齐晌度咬耳仔,佢梗系八八卦卦咁走过去睇下乜事啦?

  只听到光头伯细细声咁话:「虾,果两个后生仔究竟搞乜鬼架呢?日日匿埋
晌房唔出黎,又唔煮饭食,餐餐都叫外卖。」

  包租公就话:「系啰!佢地前日搬左黎之后就已经系咁架喇,成日都匿埋晌
房里面,都唔知晌度搞乜鬼?」

  「唔会当左呢度系临时炮房挂?」光头伯淫淫笑住话。

  「炮你个头!贪我呢度够残够旧咩?不过,如果真系我又唔拘呀!果条女又
后生又靓女,而且有波有箩,有前有后,如果真系出黎捞既我实帮趁!」

  包租公笑到成桥烟屎牙都露哂出黎。

  鸡雄一面听一面回忆紧头先果条女既相貌……头发长长、瓜子口面、斯斯文
文、白白净净(肯定冇性病),望落应该都有五呎四、五高,至于身材嘛……匆
匆立下眼睇唔清楚,不过应该都唔会太差……鸡雄最记得就系佢擦身而过留下果
阵香味……真系谂返起都会即刻硬起上黎呀!

  包租公又话:「不过佢地间房成日都静蝇蝇,如果系搞野,点会咁静喎?」

  其实鸡雄都感觉到有D古怪,因为虽然个新租客已经搬左黎几日,佢都系到
今日先第一次见到佢地。其实呢几晚佢放工返黎都有留意下头房既动静,但除左
耐不耐有D人声之外,就系每晚都有人黎送外卖……同包租公讲既一样……

  果个靓女都话会有时浦下头,而另外果个男仔就更加好似完全冇咁出现过咁,
连去沖凉都闪闪缩缩咁等到深夜成屋熄哂灯先去,惊死畀人睇蚀咁。

  古怪!真系古怪!……究竟呢两条友晌度搞乜鬼呢?

-------------------------------------

  如是者又过左几日,一路都冇乜野特别事发生。鸡雄终于留意到原来果个靓
女每朝都会一早落街买报纸同早餐。于是有一日,佢就诈诈帝帝扮到好巧合咁晌
楼下撞佢。

  「早晨,咦,乜咁桥既?」鸡雄见到个靓女行出大厦门口,即刻扮到好似岩
岩返黎咁行埋去。

  条女忽然见到有人行埋黎,当堂打左个突。鸡雄都未行近,佢已经好有警戒
心咁退后左一步,皱哂眉头咁:「你乜水呀……?」

  鸡雄扮哂忠厚咁,亦都退后少少耍哂手咁话:「小姐,系我呀……你个同屋
住客呀……果日擦紧牙你撞入黎果个呢……」

  「哦!」个女仔终于认得佢,面上有少少唔好意思咁笑左一下:「我认得你
喇!头先真系畀你吓左一跳。」

  ……其实唔认得都唔出奇,因为鸡雄今日个Look都算执得几整齐,同平
时果个猥琐样又真系有少少分别既。

  「对唔住喎!」鸡雄伸手抓下个头,拎条毛巾抹汗,又带住少少自嘲咁话:
「我个样又真系几吓人既?」

  个靓女即刻「咭」咁笑左下:「咦,你岩岩跑完步牙?」佢好似有D意外咁。
又难怪既,鸡雄个死款边似咁健康喎?

  「系呀!」鸡雄笑住话:「冇办法啦,我地呢D打工仔冇钱去健身,唯有朝
朝跑下步当运动啰。」

  「跑步好丫!」个女仔笑笑口话:「我都成日跑步架。」

  「咁搵日一齐跑啰。」鸡雄即刻松毛松翼,烂泥即系烂泥,讲多两句已经露
出左个急色样;仲有少少流口水添。

  「好!搵日啰……」个女仔即刻眉头一皱,好敷洐咁应左句。

  鸡雄见佢神色一变,即刻知死。好快又换返副忠厚老实既样:「咦?系勒,
你咁早落黎买早餐牙?」

  「你……你点知架?」个女仔好明显有少少戒心。

  鸡雄即刻洒哂手:「冇……冇呀……我纯粹靠估架咋!我冇专登昅你架!」

  佢咁讲,分明系「此地无银」姐!不过个女仔又似乎几受咁喎……

  「哈哈,唔驶唔好意思,我信你喎!」个女仔见到鸡雄个尴尬样,面色当堂
松返少少,眼珠一转,又笑笑口咁问鸡雄话:「系勒,你知唔知附近边度D猪肠
粉好食呀?呢几日朝朝食三文治,食到嘴都歪哂。」

  鸡雄当堂眉飞色舞咁话:「梗知啦,成个大角咀最靓果档肠粉梗系隔离街发
记啦!听讲连D大富豪都会叫司机渣车黎买,真系好正架。」

  个女仔似乎几为食咁,听到都好似有D流口水。鸡雄即刻打蛇随棍上:「横
掂我今朝都想食白粥肠粉,不如我带你去丫?如果……你唔介意既话……」

  「咁……」个女仔仲有少少犹疑。鸡雄即刻补多句:「系就行快步喇,发记
D肠粉好多人买架,晏少少就卖哂架喇。」

  个女仔谂左一谂:「好啦!咁就麻烦你……呀,咁耐都唔记得问你点称呼添?」

  「呵呵……」鸡雄摸下自己个头,笑笑口话:「呢头个个都叫我阿雄既。」

  佢当然唔敢话畀个靓女听,前面仲有个「鸡」字啦。

  「啊!原来系阿雄哥。你好,我叫Carol。」讲完仲伸左只手出黎同鸡
雄握手添。

  鸡雄受宠若惊咁伸手,不过又缩返埋去,有D尴尬咀苦笑话:「我成手都系
汗,好污糟既。」

  Carol反而冇乜野,一手渣实鸡雄只手,好爽朗咁握左一下:「车!大
家后生仔女,有乜所谓喎?」

  「系……系既……你讲得岩……」鸡雄又笑左一下,个样傻傻地咁,竟然好
难得咁有少少可爱。Carol忍唔住又「咭」一声笑左出黎:「好喇!唔讲喇。
又话D肠粉好快卖哂既?我地不如快D行啦。」

  「哦……」鸡雄畀Carol一笑,几乎连个魂魄都飘走左咁滞。听到佢咁
讲,先回一回神,笑嘻嘻咁带住Carol一齐行。

  ……其实佢个心里面仲挂住头先握住carol只手仔D感觉。

  讲真,鸡雄咁大个仔都冇乜机会咁样同个女仔一齐行街……就算以前读紧书
果阵,D女同学都唔锺意同佢一齐行;估唔到而家竟然可以同一个咁靓既女仔一
齐行……直头好似拍紧拖咁,鸡雄真系有少少飘飘然既感觉。

  佢一路行又一路偷偷地咁昅下Carol,见佢个样斯斯文文咁,显然好有
家教。虽然佢面上一D化妆都冇,但系青春就系好好既化妆品,佢D皮肤又白又
滑,就算「素颜」都一样天下无敌,直头可以去卖护肤品广告。

  ……鸡雄心谂:「如果可以『颜射』佢就正咯!」忍唔住又一路望落去……

  Carol今日虽然着住套长袖运动衫裤,乜都遮到陷哂,但系个心口依然
胀卜卜咁,睇得出佢既身材确系非常之唔错。

  Carol似乎感觉到鸡雄既眼光,忽然间行开左少少。鸡雄即刻醒水,搭
低头讲左句「对唔住」,跟住就眼望前方,目不斜视咁。

  Carol见佢咁老实,当堂嫣然一笑,又行返埋少少。跟住仲主动开口:
「喂!冇野喎,我都畀人昅惯架啦。」语气里面好明显有少少自豪。

  鸡雄即刻接口话:「我信架!你生得咁靓女……」都未讲完,Carol已
经扮哂嬲咁话:「咁你即系认头先晌度昅我啦?」

  「下!我……我……」鸡雄打左个突,当堂面红。

  Carol见到鸡雄个傻样,又忍唔住「咭」一声咁笑:「哈哈……我整蛊
你架咋!」

  鸡雄唯有苦笑,不过心里面就甜到好似嗒哂糖咁。

  佢谂返起今年年初三畀大姨妈拉左出车公庙求籤,果个解籤佬仲话佢今年行
正桃花运添……果阵佢仲话个解籤佬呃钱兼冇料到,而家佢终于有少少相信咯。

-------------------------------------

  系咪行桃花运可能言之尚早,不过果朝鸡雄晌成班街坊又羡慕又妒忌,当然
仲有少少诧异既目光中,陪住Carol晌发记食左佢咁大个仔最好味既一碟猪
肠粉……虽然之后佢根本连自己食左碟乜野肠都唔记得。

  Carol份人原来几健谈,两个人一路食一路爹……鸡雄除左饱餐左一轮
Carol既秀色之外,仲知道左佢唔少野……例如佢今年只得十九岁、仲读紧
书、原本同屋企人住晌西贡,依家放紧假……之类啦……甚至乎连佢最锺意既歌
星系乜春「棒棒堂」鸡雄都知道埋。

  ……不过关于房里面另外果个人,鸡雄就一D野都问唔到。

  到食完野走果阵,鸡雄见到佢买多左份早餐,随口问左句:「咦,系喎,乜
你个Friend唔一齐出黎既?」

  Carol听到即刻面色一沉:「哦……冇呀!佢冇咁早起身……」

  鸡雄见佢答得闪闪缩缩咁,又多口问多句:「系勒,果个男仔系唔系你男朋
友呢?」

  Carol呆左一呆:「男仔?边个呀……」跟住嘴角抽左一抽,有少少笑
意咁话:「哦……佢牙?算系啦……」跟住又啤左鸡雄一眼:「做乜野呀?问咁
多野,想沟我牙?」

  「下?我边够资格呀?」鸡雄畀人一野督穿左,当堂面红啦;抖左啖大气定
定神,忍唔住又口花花咁话:「你生得咁靓女,如果你肯我又唔拘呀!」

  见到Carol又黑面,即刻又改口话:「讲笑诈……讲笑诈……」

  Carol掘左佢一眼,跟住又「咭」咁笑左声:「我都系讲笑诈。Jac
ky系我契大佬黎架。」

  啊!原来条靓仔叫Jacky……